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探秘黄河>  黄河旅游带美丽风光

三游龙门

发布时间:2018-11-26  来源:本站   浏览次数:10403
  收藏 分享到:
“陕西省首届黄河旅游带攻略行记征集活动”优秀稿件选登——

文/李丽     图片/陕西韩城旅游提供

第一次到龙门,我被震撼到了——只见黄河两岸的山很是独特,灰黑色的山石,山势陡峭,直立而向,确如两扇门,山石面是刀劈状的。整座山像是一块块劈过的巨石垒堆而成,很有气势,几乎无树,只见枯草。“昔大禹治水,山陵挡路者毁之,故凿龙门”,这就是传说中鲤鱼跃的“龙门”。

再看看两山之间的黄河,我呆了——并没有传闻中的滚滚黄河浪,河面上冰和着泥沙冻成了一整体,像是凝固了的混凝土,那感觉是没有一丝流动的河水,至于在这整个冰块之下有无暗流涌动,不得而知。

就是这“龙门”铸就了史圣司马迁不屈的脊梁?就是这“黄河水”哺育了司马迁不朽的精神?时值冬日,朔风劲刮,全副武装还觉得体无着衣般寒冷。站在岸边冻硬的沙滩上,望着无力而苍白的落阳,同行的人淡淡地来了一句,这就是传说中的鲤鱼跃的“龙门”?



第二次到龙门,是夏日。

这次我终于见到了黄河的真面容——黄色的河水从龙门两山间狮吼雷鸣般奔流而下,气势雄伟。出了山口,河水渐缓,河面渐宽,大约有百米许吧。果真是黄河,河水黄的真诚,不掺一点假,我从未见过这般颜色的河流。在夏阳的照耀下,河面跃动着银星点点,直耀人眼。那时,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这诗句在心中不住地跳跃着。两边山上除了裸露的山石,有绿草在摇曳着。

望着大河奔流而去,夏风袭来,河面波浪涌起,我也跟着河流一起奔跑起来。顺着河去的方向,我望不见它的尾,只见水天相接,又相融,在那河的尽头又有着怎样的景象?



第三次到龙门,是秋日。

这次没先下河岸,而是站在铁桥上。“山形依旧枕河流”,河水依旧是那真诚的黄色,没了夏日的汹涌,似谦谦君子般从上游缓缓而下,波澜不惊地流过龙门,奔向下游开阔之处。尽管有着太阳,因是身处河道口,秋风吹得人面冻手凉。再看两边的山,枯草杂生,似刀凿斧劈过的灰黑色的山巍然耸立,傲然地护卫着它脚下这条流淌了千年万年的黄色的河,这般壮美不同于在其它旅游地所欣赏到的那青山绿水俊秀之美。

有些苍凉却气势磅礴的龙门山,还有那奔腾不息的黄河完美组合成了一种让人意外,却直抵人心,激荡起灵魂深处那古朴、沧桑抑或是豪情、壮志类的情。面对着这山、这河,不知为何,直想大吼两声。

这又让我想起了秦腔,是呀,这“龙门”,这“黄河”才是吼秦腔的绝佳之地。也难怪贾平凹在《秦腔》里写道“这秦腔原来是秦川的天籁,地籁,人籁的共鸣”。

下了桥走在湿湿的河滩上,有些滑脚。这河滩与河面差不多宽窄,约有百米许,看样子应是汛期时淤积的新泥沙。整个泥沙面不是光滑的,是鱼鳞状或瓦片状,不由得使人联想到了黄河的鲤鱼。这些鱼鳞状泥沙整体连接着,纹路规整,一直通向河的尽头。看着这潮湿的鱼鳞沙滩便可想象出来,汛期的黄河该有着怎样的气势磅礴,急湍甚箭,猛浪若奔。

手绘龙门/作者:卫东青

“看景”莫若“听景”,确是如此。再没见到“龙门”之前,它在我心里闪烁着,如同黄河鲤鱼身上的金光,好不神秘;再未看到“黄河”之前,是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的气势淹没了我,好不向往。在我见到了“龙门”,看到了“黄河”之后,心中多少有些失落了——它们没有我心中所想象的那般神秘,那般雄伟。

可为什么我还是一次又一次地来看看,来走走。

我叩问自己,思索良久,我顿悟了——“龙门”,它原本就一座石山,它在那儿站立了几千年几万年或是更久远,那就是它;而“黄河”,说到底它就是一条黄色的大河,它不舍昼夜地流淌了几千年几万年甚至更久远,那就是它。

而正是这样的山,这样的河,铸就了司马迁不屈的脊梁,哺育了华夏民族。而它们所被赋予的神奇的传说,所被寄托的不朽的情感是真真切切的存在,存在于每个中国人的灵魂深地。


 

 手机扫一扫

手机微站
陕西省旅发委
电子领队APP
在线咨询
4008116699